每個人都可以是蒙玲

2022.02.07

上星期五晚推卻約會,深閨不因疫情,而是港劇大結局。能讓觀眾投入,除了這幾天洗版式、夭心夭肺的對白,讓人代入的角色性格、情境和關係都功不可沒。

阿信堅持「去中心化」一直牽動著我,這本來就是敘事實踐的原則,我也相信百花齊放,無必要高人一等。當萬鈞向阿信「曉以大義」斷言:「去中心化後,會變成另一個中心。」電視機前的我不禁失笑。萬鈞總算是對自己、對阿信坦白;現實是耳聞目睹不同圈子,總會有單位早已經成為中心,甚至如Cathy Ho口中所說,未有做好自己,只顧令其他平台消失,還在口口聲聲要去中心化。

看到第十九集,阿信與蒙玲在電腦室的一場戲,我哭了。還未看的朋友說我誇張。

當晚劇情:阿信失蹤幾天,蒙玲好不容易才找到他。面對失落的阿信,蒙玲一直在描述他如何影響BornHub的伙伴,令大家重拾信念。如果是大台的劇集,也許此時蒙玲已經會與阿信來個情深擁抱。但原來蒙玲的話把阿信推向面對更痛的現實:他禁不住向蒙玲咆哮出此時自己已向現實低頭,與信念相去已遠。一直以來堅持相信人的善良和選擇,原來在現實裡及不上包裝和著數。阿信終於要把緊握的信念放手,換來不單是對人,更是對自己的失望,那是錐心刺骨的痛。無數的失敗和碰壁,除了讓我們灰頭土臉、焦頭爛額,更讓我們只聚焦自身,而忘記身邊人。這個時候,蒙玲話鋒一轉,改為邀請阿信,讓BornHub裡曾經受阿信影響的朋友來改變他,讓阿信再次站起來。

最近遇上連環不幸事件,我都快要失去信念。剛好在看這一集的早上,收到幾年前因為做研究而認識的朋友傳來的短訊,向我表達感恩之情:在她失落時,為她帶來希望。這一番說話,為我重注動力前行。雖然我們不是輔導的關係,原來在研究訪問中,應用敘事實踐的訪談方法,為她帶來被認同和接納。我這幾年付出的努力,雖然沒多少成績,但亦成為她心中實踐信念的方向。她也知道我最近遇上的倒楣二、三事,此時此刻的語音訊息治癒了我:提醒我,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其實由從事救災工作的日子開始,都已認清:這世上沒有全能的人。我們都會遇上困難、也會沮喪、未能事事順如人意,這才是人生。不知那來的勇氣,這些年來,一直擇善固執,做著大多數人眼內看似瘋狂的儍事,正因如此,挫敗亦多。但請不要忘記,從每一個低潮中再站起來,要是能夠做到「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境界,也算一種成就。假使他朝有著這一份能耐,也感恩這位朋友由衷的分享;縱有失落失意時,亦要記得自己曾經為別人帶來一點光,而我也值得擁有這點光。

劇中蒙玲至少三次問阿信:「你諗緊咩呀?」(你在想甚麼?)每次聽到這句,都感到溫暖。陳漢娜演的蒙玲淡然,但不失關心,語調節奏,恰到好處,不會咄咄逼人。多年來蒙玲默默觀察阿信,對阿信的待人接物和性格已有一定的觀念,但是在阿信苦惱的時候,她用好奇,慢慢地探索,到底填滿阿信鬱悶胸口的是甚麼。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是蒙玲。請不要吝嗇你的言詞,讓曾經給你希望的人知道他們的影響力;請動用你的好奇心,輕輕柔柔地陪伴有信念的失意人。

IT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