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生意的文青去博物館

2021.12.06

為了不負「做生意的文青」之名,作為香港市民,那日很少去博物館的我,善用市民身份,登記免費參觀M+。

令我這個偽文青趁墟的,除了特別展覽「香港:此地彼方」,還有傳說中躺在板車上的兩隻中槍企鵝。本來是下午兩點半的門票,兩點抵達,面前是三大個鮮色的安心出行QR-Code,但保安只要求出示門票的QR-Code,沒有要求入場者掃描安心出行。所以,這是現場第一個藝術品嗎?

所有的事情都有期限,實在不知道令人慕名而至的展品能展出多久。有些展館門外大排人龍,時間關係,只造訪了「香港:此地彼方」、「物件.空間.互動」和「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詎料一踏入「香港:此地彼方」的展館就後悔,曾經熟悉的日常景觀,都「被展覽」:包括曾灶財的文字以不同的模式呈現、彩虹邨的色彩,和曾經擁有的卡式帶、CD封套設計。站在展品前,感受著生活被切割成過去、被展覽、被封存。另外,令我感觸的是其中一系列展品,它吸引著不同年齡的來訪者細看藝術家以影像和畫筆重現越南難民被羈留在港的日子。因為展品大部份已英文述說,不暗英文的長者邊看展品,邊以模糊的記憶解讀,填補意義。

然後,印象最深的除了那兩隻在媒體已出現的企鵝和艾未未的作品,還有周嘯虎的《議會》和《烏托邦機器》。來訪者對這個裝置作品很有興趣,對影像中的「新聞聯播」笑而不語,我卻對身處上海的藝術家肅然起敬。

因為趕著上課,只是短暫花兩個多小時參觀。每個展館到最後一環,都讓來訪者參與發揮創意,表達心中所想。不知怎的,連這一點點的空間都已感動萬分,盼望著可以在未來的日子仍然可以被保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