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大學遇上許鞍華

[上回提要]不敢自稱是許鞍華粉絲或影迷,就是喜歡許鞍華。現在回想,在高中選科時,不知道下一步往哪裡去,因為兩個人而對香港大學文學院有點認知,兩位都是導演,其中一位就是許鞍華,就不抗拒老師建議,把文學院排在第三選擇。而人生至今,兩次遇上許鞍華的場合,都是在香港大學。

看完《好好拍電影》,才知道似乎因為《千言萬語》,令我有機會第一次遇上許鞍華。《千言萬語》的票房很差,是為許鞍華電影生涯第二個低潮。她為了收入,到香港大學教書。忘了是我的大學二年級,還是三年級,一位比我低一年級的學生社團成員,告訴我許鞍華會出任她下一堂比較文學課導修的導師。她知道我喜歡許鞍華的電影,就叫我去上課。忘了那節課有沒有點名,也記不起叫我去的同學本人有沒有上課。我只記得在香港大學本部大樓,一個小小的房間,幾位學生圍著長桌,許鞍華坐在長桌的一端,同學在聽她談大島渚執導的《御法度》。

十多年後,二零一七年,在香港大學工作的我因利乘便,出席了一個由比較文學系主辦的紀錄片放映活動「菠蘿魚蛋 —- 憂思難忘 與許鞍華、吳靄儀談《去日苦多》(1997)。想不到,那變成《好好拍電影》其中一個場景,節錄了許鞍華和吳靄儀與香港的感情,對過去的分享和對未來的盼望。那夜是我第一次看《去日苦多》,對許鞍華又多了一點認識,更喜歡她所拍關懷社會的電影。

活動完結後,我悄悄地走到許鞍華面前:「你好,我很少找人合照… 請問… 」詎料許鞍華很愉快地伸出一隻手招我過去她的身邊:「嚟啦!(來吧!)」結果,我們拍下這幀照片…//

全文訂閱Patreon👉http://bit.ly/keeprollingblog

Ann Hu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