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芽宇宙大爆炸

2020.06.09

常言道:「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每個人的名字,多數由長輩定,自己無話語權;當有機會為自己的心血結晶命名,你會希望為它賦予甚麼意義?

我是誤打誤撞開始學習輔導,接觸到敘事實踐,縱有不如意,亦有很多疑惑,仍一往無前的踏上不歸路。這些年來,希望有一個平台,可以做得更多。不是要起大台,只是想多一個渠道,少一點包袱,多一點自主,以社企方式營運。因為疫情,多了時間,就把一切安頓。最困難的,是為公司改名。英文名很快就定下來,選取在敘事實踐中我最喜愛的概念,Sparkling Moment(閃亮時刻)的Sparkling。希望即使不了解敘事的朋友,也看到畫面:「黑暗中,總有光」。就是因為這個畫面,忽發奇想:「也應該要有音效吧!」很自然地,偶像 the Pancakes 經常用來擬聲的詞「銀芽」就出現在腦海。也許只有我這一代人才懂,童年時看日本動畫爆炸畫面聲音:「銀芽」。她時常用到「銀芽」表達自己壓力爆煲,但同時也會發放出力量,至少當日隔空支持著我。而事實上,「銀芽」只是食物的一種。最近一年,我看「銀芽」字面的意思,有更多的聯想:本來希望Logo設計是上有爆炸後的蘑菇雲,下有嫩芽,有一種亂世烽煙中,上一代的銀髮族仍有餘力與初生之犢連結傳承的意思。可惜我的設計技巧太不濟,唯有以英文Sparkling為設計主軸。無論是中文字面的意義,還是足堪玩味的擬聲、偶像對我影響的意義,都希望好好的紀錄,與大家分享。

SCCS-logo

偶像對我影響這一筆,真的要好好整理。回望過去,在二十出頭,三十而立過後,人生兩大願望解鎖(人道救援工作、導演),實在是小確幸,但也會失去方向。那些年跌跌跌撞撞,在遇上輔導和敘事前一直陪伴我的,就是由大學開始喜歡的 the Pancakes,也就是麥兜電影裡為Miss Chan配音的獨立音樂人。她是獨立一人樂隊,自資發行唱片,也寄Demo(示範錄音帶)到全球各地的唱片公司。我欣賞她的堅持、獨立、勇氣、唱出很地道的港式英語,做事有國際視野。她大學畢業一年就出道,我可算是大學的師妹(學妹),當時我才剛讀二、三年級。知道她在大學期間選修一科音樂,發現一個人也可以混音夾Band,也藉此創作音樂,我也不顧自己對音樂零知識、拖低GPA的風險,跟著選修。我在「敘事山谷村」Podcast開場和散場的拙作,正是因為曾修這科,多年後重操故技自創的。

說回我迷失的那幾年,雖然也有在拍攝剪接紀錄片,作為一個創作人,每日如履薄冰,戰戰兢兢。也不知道紀錄片完成後,下一步要如何走。正是那些年,她在Facebook積極呃like。我看到一個明言自己抑鬱、蛇呱(驚恐)、恍如有社交恐懼的唱作人,在網上很努力地擁抱自己,用她可接受的方式與隊員(Fans/粉絲/支持者,大家都稱她為「隊長」/「偶像」)互動交流;隊員又識趣地與隊長保持適當的行車距離,我也默默地支持,買票支持小型演唱會,做個小心翼翼,不要驚動偶像的觀眾。

一日,在我找到輔導這條路後,她突然消息於網絡,被網民們戲稱被丈夫林日曦(《100毛》腦細)私有化,也換來支持者(包括我)的無盡失落。我唯有把她那些年通過Facebook 文字、歌詞送給我的幽默感、擁抱自己、對自己坦白的能力,好好轉化,成為我的一部份,也希望可以用我的方法傳送給更多人。

我早已被潛移默化,經常用到「銀芽」表達自己。不論爆炸一刻是喜怒哀樂,我深信只要心向善,反正「銀芽」發放出來的力量,會讓我們繼續向前。在亂世中開公司,其實我也很蛇呱,希望得到祝福與支持,也找來偶像《大踏步》歌詞,共勉之。

//長路途
大踏步 或許會跌痛
滿天星宿照耀我就如攜手一起引路
撥著霧 是我心迷途
有請小鳥背著我覓尋遺失的勇氣希望

日落提示我
教我始終相信今天失去明天可追
每一日 我似風箏四處碰
長路似雪你像炭
縱使高低起跌多少偏差
從此不須驚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