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旅舍再體驗

2020.03.01

[上回提要:來盂買八天七夜,第一天深夜到埗,第二天早上Hashim帶我遊覽,下午我一個人閒逛,第三天到第八天都是workshop和conference,所以,以旅行簽證入境的我,未有被入境處遞解出境是萬幸]

落機當晚,到達青年旅舍時已經夜深。搭的士來到幾個月前已經在Booking.com訂房,在Bandra Chapel Road 43號的Cohostel。當我準備按地下黑色鐵閘的門鐘,在pizza店門前的人叫住我,指示我打開鐵閘,從旁邊樓梯上樓。原來樓上橙色的門才是青年旅舍的入口,每晚都有不少人圍坐在窄窄的樓梯聊天。

Hostel_road
Hostel_outside

上次入住青年旅舍,已經是2007年在澳洲跟朋友自駕遊Sydney、Melbourne、Adelaide和Kagaroo Island。之前都是背著背囊遊走,這次提著行李箱,進入青年旅舍,看到窄長的走廊,又窄又斜的樓梯,真的感到青春不再,先用十秒思考其實是否該用背囊?然後用十秒想過這個節省旅費的決定是否化算。想到八日七夜住在女性六人房間,只是港幣739元,比起大會推薦在Main Conference旁邊的Hotel Rangsandra,是少於三分一的價錢,就毫無懸念。

這幢矮樓房的閣樓也是屬於青年旅舍的,一邊是公共空間,一邊是廚房。每天下午五時至六時都有免費的奶茶供應。晚上這裡很熱鬧,來自世界各地的住客,會聚在這裡聊天。可惜我受到香港疫情影響,沒有輕鬆的心情,後來幾天更開始擔心回港的航班會取消。而且,與以前背包遊不同,現在大家都知道香港在哪裡,香港在發生甚麼。曾經,我用BNO遊歐美,都會被問為何我貌似日本人,但護照由英國發出,地點是香港?香港在哪裡?到底我是哪個國家的人。現在,大部份的人聽到香港,都會一臉同情,然後問:「香港現在還好嗎?」我都只能反問:「你說的是社運還是疫情?」

唯獨一晚,我在這裡遇到來自德國的K,那天早上凌晨她到達旅舍,過兩天她就要搭火車去找在印度南部的小女兒。她的女兒今年正值Gap Year,在印度南部做義工,明年才讀大學。我很欣賞她放心讓女兒隻身到印度,也容許女兒享受一年的Gap Year,還跟她提到香港、亞洲家長很難做到。然後,她給我說她的故事:原來她是東德人,柏林圍墻倒下的時候,她正在唸大學主修農業。我對她的經歷很有興趣,跟她分享了我之前 讀《形塑歷史—-政治變遷如何被敘述》 ,當中提到東德人在時代變遷下的體會,遠不是西方人幻想中對自由的熱切。她很認同,德國統一,東德幾代人都出現身份危機問題,特別是她的父母那一代。回想當年,她很迷惘,因為她很抗拒資本主義。於是,她在畢業之後,跟朋友到處旅行,印度就是她的目的地之一,她遊遍整個印度,而印度也是她最喜歡的國家。我用了一個敘事的問題:「當年的印度之旅,怎樣影響著你?」她想了一會,說那趟旅程讓她感受到快樂:印度人很快樂,不論貧富宗教。從印度回到東德,她在一個農場工作, 遠離城市,堅持她心中的快樂生活模式,不向重物質的資本主義生活妥協。成家立室、孩子長大之後,她持續進修社工。然後,我們又談到香港的情況,特別是社會兩極化,嚴重分化的立場,她的回應是:「Hatred can’t help!」不論是對哪一陣營而言。

回想第一次入住青年旅舍,就是大學二年級暑假和同學一起去美國背包遊;然後是畢業後兩年在轉工期間,因為趕不及辦簽證,就拿著BNO一個人去免簽證的意大利和瑞士;再然後就是十多年前和朋友去澳洲。YHA的標誌,對我來說就是青春的回憶。每次都會期待到附近超市買食材,然後回到共用廚房煮食。而我也從沒入住過有廚師的青年旅舍。這次是頭一趟,還遇上一個滿有性格,樣子很兇的「廚房佬」,大家也不敢惹他,拿他沒辦法。洗碗盤永遠有一堆未清潔的碗碟,想要自己用廚房,其實也不容易,生怕搞亂廚房佬的主場。一天早上,我見到他跟孩子傾電話,流露出很溫柔的樣子。 他留意到我忍不住看他講電話,掛線後,也開始來逗我聊天,雖然一點英語也不懂。他主動給我奶茶,我也滿心歡喜,嗜甜的我很喜歡印度奶茶,過了一會才記起早上服的抗虐疾藥丸忌飲奶,萬分抱歉地用身體語言把奶茶交回廚房佬,他明白我要服藥,很失望地把奶茶倒回茶煲裡。然後,他看到我從香港帶來的日本咖啡掛耳包,很好奇,問我幾錢一包,是哪裡做的?我說日本,他問我是不是日本人,我說是香港人、中國人。他很高興地從抽屜中拿出一些茶葉,說是他朋友送的。然後,他跟我說每天工時長,已連續上班好多天。

在這裡,本來是七點開始有早餐供應,但其實是廚房佬七點開始準備,熱騰騰的早餐配料是八點才供應。早上八點前,有個小弟幫他打掃洗碗。因為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八點前出發,所以只有一天的早上,才可以享用他造的早餐,其餘的日子,都是吃在櫃裡找到的香蕉和麵包。下午三點開始可以點菜,由廚房佬主理。我的經驗是,這裡基本上是香港一些米芝蓮級私房菜餐館。其實是可以無視餐牌的存在,因為一切都視乎廚房佬準備了甚麼食材和他的心情。試過因為其他人都點了一款晚餐,他叫我都選同一款。那好吧!怎料,他煮兩個雞蛋和咖喱汁,用了兩個半小時。幸好,那夜有K跟我餓著肚皮聊天打發時間。後來幾天早晚,我跟廚房佬用身體語言和英語單詞交流,晚餐索性直接問他要煮甚麼給我吃,他拿手的菜式是甚麼。

這個社區,到處都是塗鴉(grafitti)和耶穌被釘在十字架的雕像,看來是曾被「活化」項目,衛生卻不太好。有天清晨,在青年旅舍不遠處,就差點一腳踏在一隻肥大老鼠的屍首上。有一天晚上,聽到青年旅舍的義工說,在印度看到老鼠到處走是日常。

青年旅舍的地下原來是一戶伊斯蘭教家庭,黑色鐵閘上的門鈴是他們家的。週末的早上,我遇上他們的兒子,身高和樣貌看似十四、十五,問我是不是Chinese,我急急澄清,我是來自香港的,沒有咳嗽和發燒。原來,我是住在這裡的第一個Chinese,他興高采烈地跟我說他知道Chinese說Putonghua,以為全部中國人都是講普通話的吧!與他和他的弟弟用英語閒聊,才知道他近二十歲,已經在讀大學。我以為這區與基督教有些淵源,沒有其他宗教的居民,在他家門前就是一尊耶穌十字架像,除了他一家之外,還有幾戶伊斯蘭教的居民。因為在香港,有一些,也不是全部伊斯蘭教朋友,會比較在意。但似乎「以為」這個假設,又一次把我的知識規限了。

有一天workshop完結,搭的士回青年旅舍,天還未黑,看到路口的藥房,我真的是兩眼放光。好懷念只是賣基本護理產品,在民居範圍內,服務街坊的藥房。跟老闆聊了幾句,他說都沒有三層口罩了,只有兩層的。他問我要去哪裡,我說要回香港。這些對話,在後來幾天都有出現,然而店主的反應不一:有的直接說沒有貨,有的會為我送上祝福。結果,我在這裡買了一支250ml的搓手液,也是整個旅程第一支的搓手液。因為朋友說,在香港連火酒也沒有貨。我在出發之前,是準備回到香港之後,買原材料自製搓手液的。

Hostel_Pharmacy

由青年旅舍步行去Main Conference的場地,不過10分鐘的路程。來到才知道,原來主辦單位安排嘉賓講者們入住的地方是YMCA International House,根本不是在Bandra這一區,而是比較就近workshop的場地。安排行程時,以為每天的活動都在旅舍附近的場地,滿以為可以節省不少當地交通費,結果,六天有四天要搭Uber來回去workshop,早上要避過塞車時間,唯有八點前出門,車程也要半小時。當workshop完結,就剛好是下班的時間,要一小時才回到青年旅舍。除了累一點,也有它的好處,就是可以在欣賞路上的風景,包括海邊的清真寺Haji Ali Dargah和Bandra填海區的Yoga Park。

Hostel_Road3
步行去Main Conference場地的路,在繁忙交通上最淡定的是狗
Hostel_cinema
青年旅舍附近的電影院,也要做場地出租的生意,似乎全球戲院業都不景氣

其實,選擇入住青年旅舍,還有一個原因:讀過一篇David Denborough寫於2012年,回顧集體敘事實踐的文章(Denborough, 2012),提到1993年他在Adelaide上Michael White的課,就是住在Dulwich Centre附近的青年旅舍,他每晚都在青年旅舍的公共空間重溫當天所學。我一直就希望有機會可以去外國上課,聽前輩們的分享,溫故知新也好。若然有此機會,所學的當然比留宿條件更重要。而青年旅舍的環境比酒店來得更有個性,雖然我心繫香港疫情,每晚也盡量把當天的筆記翻看,雖然未能即時消化,相信十年、二十年後,這趟旅程所學的,仍會與這個環境的記憶緊扣。

Denborough, D. (2012). A storyline of collective narrative practice: A history of ideas, social projects and partnership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arrative Therapy & Community Work, (1), 40.

出走原委:被選中的香港人

參加活動:敘事實踐(敘事治療)會議:Weaving our Voices

感謝支持。按鍵後會彈出對話框,要求你輸入信用卡資料、電郵,以及註冊一個WordPress.com戶口。當你希望停止定期支持時,你可以經由WordPress.com戶口輕鬆操作,詳情請參閱網頁(暫時只有英文版)。歡迎你隨心更改每月支持的金額。請不用擔心你的信用卡交易會牽涉額外的行政費,WordPress.com會由交易金額中抽取行政費,意思是我實際收到的金額會比你支持的少幾個百分比。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By clicking the button, you will be asked to input credit card information, email address and register for a WordPress.com account, because you may want to suspend the recurring payment in the future by an easy click under the WordPress.com account setting.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the website (English only). You are also welcomed to amend the amount. Please do not worry about extra administrative fee, WordPress.com will charge it from the transaction, which means I will receive a few % less than the exact amount you support.

你亦可以用信用卡以美金交易,以一次過的方式經Buy me a coffee支持。經此方法只需輸入電郵及信用卡資料,無需登記成為任何網絡平台的用戶。
You can also support me by buy me a coffee.
 Buy Me A Coffee

 

青年旅舍再體驗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