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盂買的心臟遊蕩

2020.02.18

[上回提要]為大會做義工的Hashim在盂買土生土長,深愛這個城市,也喜歡與世界各地的朋友交流。他堅持不收報酬,如果我們堅持,就請我們在日常中行善。

我們由Masjid火車站朝向Fort區行,那是盂買繁忙的商業區,Hashim說其實我們的目的地在下一站,但早一個站下車可以看到更多。馬路上的車終於不太密集,Hashim指向路中心穿制服的人,告訴我是警察封路的緣故,因為有我這個來自香港的人。我呆住了,因為印度去年底開始也有示威,出發前有專門在網絡上搜尋,明明盂買這邊算是規模較小,也算是靜下來。定下心神才知道他是說笑,我說我知道有示威,但不太了解詳情,Hashim就問我有沒有聽過《公民身份法》修正案。我說略有所聞,他說是關於有不同宗教的人,有不同的權利。我問,那麼是對哪個宗教不公平,他說伊斯蘭教,我有點難以置信。談到這裡,我們遇上街角為數四、五十個路人,他們在圍觀消防員拯救被纏在電線上的白鴿,成為我在盂買的第一個景點。

IMG_1242

看了一會,Hashim叫我站著別動要幫我拍照,原來我的背後就是Crawford Market。市場1869年竣建,曾經歷大火重建,現在還是每天營運。但因為我們太早,街市賣香料、食材的乾貨鋪和肉檔大多未開門,另一邊的水果攤就很熱鬧。市場內面積很大,四通八達。

IMG_1243

Hashim領著我利索地穿過市場,走過一條街,與剛才的市場氣氛完全相反,在陽光樹影中,一片恬靜,原來我已經闖進了有163年歷史的藝術學院Sir JJ School of Art,在大學校園自由出入令我感慨萬千。路上、草坪上、建築物外墻,到處都是藝術品,也看到一班學生站在草地,對著畫布練習。有一座小小的建築物正在重建,外有一個人像雕塑,原來是紀念英國文學家Rydyard Kipling (1865-1936) 的出生地,他就是the Jungle Book的作者。

在路旁的Anjuman e Isla是一所伊斯蘭教的學校,和剛才的藝術學院不同,這裡有護衛,應該是一所中學,我被它的建築吸引。

IMG_1263

在馬路的對面,就是舊名Victoria Terminus 維多利亞終點站的Chhatrapati Shivaji Maharaj Terminus,當地人簡稱CST。建於1888年,這裡曾經在2008年成為恐怖襲擊目標之一。我們只是在車站正門對面的馬路欣賞它的建築,當時正值上班,上學時間,地面上人流不絕,人車爭路,令我目瞪口呆,感受到這個城市的脈搏和節奏。看來這就是Hashim說,我們也可以選擇下車的火車站。

IMG_1270

因為我未吃早餐,也因為Hashim的熱情款待,Hashim帶我去吃有印度漢堡飽之稱的Vada Pav。在火車站附一間有七十多年歷史的Aaram小店,不至於有我城澳牛門外排隊人龍的氣勢,但座位永不落空。

然後,我們過了幾條繁忙的馬路,從中我學著過馬路的方法。原來除了有燈位的主要幹道,基本上是一個「誰大誰惡」的局面。看你還是司機的膽更大,如果你夠勇氣走出馬路,恍如Marvel或D.C. 系的英雄人物一樣,向來勢洶洶的車伸出一隻手作出擋截姿勢,你就可以過馬路; 當然,司機也很大膽時,其實你是身處險境,每一次過馬路都是一注賭博。我開始想像自己是X-Men,用我的姿勢和念力令車輛停下來。我跟Hashim說,在香港要夠人多才可以把車截停,通常只會在佔路時才發生,原來單人匹馬也可以。

我們先去郵政局,再由繁忙得人多、車多、白鴿多、牛多的路段,走向寂靜的街道。路上有各式各樣的英式巴士,路人越來越少,迎面而來的是三三兩兩身材魁梧,穿著寫有「海軍」短袖汗衫的青年。原來,我們走在Bombay Castle的週邊,沿路都是英式建築的政府部門:Mint House、Port House、Custom House等等,基本上就是金管局,貿易處、海關、印鈔造幣部門等等重要設施。走在其中,感受到一種淡定,果然是一個政府重地的氣場,萬大事有我在,穩定民心的安穩。在這些建築群中,看到很熟悉的紅十字標誌,再細看,原來這裡的紅十字會和聖約翰救傷機構共同一座小樓房。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行得累了,我們坐在Asiatic Society Library 及Town Hall門前的石級乘涼。這裡就好像中環大會堂相連著圖書館,但建築就有特色得多。坐在石級望出去,就是Horniman Circle Garden。有機會進圖書館參觀令我很雀躍,也怕遊客不可內進,再三問Hashim我不是居民可否入內,說到底我沒有繳稅嘛!是港式邏輯思維。其實每次出外,我都希望到訪當地圖書館,我深信從圖書館的藏書類別、書量、設施和氣氛,就可以閱讀一個城市的文化深度。這一個景點,可算是我全程最興奮的一環,而它也不負我所望,一踏入去就是一整排玻璃門書櫃的文學。雖然沒有香港很普遍的電腦設施,更多的是雕像,圖書館內的人都在認真閱讀,也有女士專區。那天,我忍不住自嘲,即時跟香港的朋友短訊分享:「哪有香港人去旅行參觀圖書館會這樣高興?」得到秒殺回覆:「因為香港的圖書館都暫停開放了。」說的也是,香港不少公共設施已經由農曆年假後,一直暫停服務至今了。

IMG_1312
HornimanCircleGarden

從圖書館出來,我們經過Horniman Circle Garden的外圍,到達盂買第一所聖公會的教堂,St. Thomas Cathedral。它建於1718年,在2004年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奬。我們在裡面待了一會,教堂內有不少雕塑,記錄了一個又一個在歷史中犧牲的人的故事。這就是我們文化中的墓誌銘嗎?

從教堂出來,我們經過一列英式氣派的建築物,都是銀行、星巴克和名店。這個時候,我收到來自香港的短訊,說超市的大米已被買光!我跟Hashim說,他叫我趕快買米帶回香港。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還好,在盂買的我有麵包吃。我們到了始於1953年的伊朗式的麵包店Yazdani Restaurant & Bakery,點了有蝴蝶酥,麵包布丁,還有鎮店之寶brun maska。它有點像朱仔包,但中間有一層厚厚的牛油,切開六小件,蘸一點印度奶茶,是很邪惡的美食。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考慮到一整個上午走三個半小時,六公里半的路,我也不顧後果,因為實在太美味了!

Mumbai_Walk

出走原委:被選中的香港人

參加活動:敘事實踐(敘事治療)會議:Weaving our Voices

我在盂買的心臟遊蕩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