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乜代宗師》的明諷暗喻

2020.01.24

[不含劇透,放心閱讀] 

真正的黃子華迷,就知道以去年賀歲片《棟篤特工》與《乜代宗師》比較,絕對是不公平:因為《棟篤特工》裡的黃子華只是演員,而非編劇和導演。劇情鬆散湊合,新晉導演也不知道如何駕馭一眾演員,讓黃子華發揮。以「自編自導自演」而言,對上一次已是《一蚊雞保鑣》(2002)。如果你接受到《一蚊雞保鑣》,就不妨入場支持《乜代宗師》。蟄伏十八年,由與鄺文偉合導,到單獨擔起導演大旗,以戲論戲,《乜代宗師》是有誠意又不胡鬧的香港賀歲片。

作為演員,黃子華的角色多是:市儈、自以為是、有意無意的猥瑣、貪生怕死、內心深處有小善良,簡而言之,過去多年港產片中多數香港人的縮影。《乜代宗師》的小變動是主角馬飛龍由名震一時的一代宗師變為過街老鼠乜代宗師,仍不脫子華式演繹。 坦白說,要欣賞黃子華的演技,不如看《非常公民》/《溥儀和他的五個女人》(2001),他更曾為演溥儀一角過度投入引至抑鬱。《乜代宗師》也有馬飛龍和兩個女人的關係,與前妻阿媚(周家怡飾)一段可以看到黃子華演技大爆發。

作為編劇,黃子華的劇本都是:言之有物、諷刺時弊,可惜想說的太多。電影宣傳「假作真時乜都假」,引人聯想日常生活中不離「造假」,包括這幾天眾人搶購的口罩、全球的新聞資訊、以至一個人的身份、信念和價值觀都是被塑造建構,真是可以「乜都假」。主角馬飛龍家傳馬家雷拳十九代,一句「上善若水」貫穿拳法,令迷失的馬飛龍苦思其真諦。不知道劇本寫於何時,今日上映,一個水字都令人思緒萬千,各自對號入座。讓專家Dickson獨白李小龍Be water原文,畫公仔都可算畫出腸。比起《一蚊雞保鑣》,《乜代宗師》交代人物關係和配角支線更弱,但是前妻周家怡阿媚一角必不能刪,安排亦恰到好處。阿媚每次出場看似胡鬧,實在前妻一角在全片暗喻下,亦不需交代太多背景和細節,其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態度,香港人還會陌生嗎?阿媚一角的作用,就是讓馬飛龍達到在「假作真時乜都假」的世界中,作出重建個人身份選擇的契機。

作為導演,黃子華的節奏有法式小品味道,觀眾要有耐性。偶爾用上歐陸電影常用的電影語言,觀眾要有想像力。今次黃子華比較能掌握香港觀眾的口味和節奏,可惜仍是拖泥帶水,片長近兩小時,臨近片尾也忍不住替導演擔心如何收科,幸好有農夫主理的主題曲挽狂瀾,導演自身也貫徹上善若水,「心善淵,與善仁」。

賀歲片算是香港的獨有電影類型,由八十年代仿荷里活片,充滿大規模動作片元素的「最佳拍檔」系列、簽定中英聯合聲明後的「富貴逼人」系列,到九十年代開始的「家有囍事」喜劇系列,香港人但求過年入場開心笑,大團圓。當題材遠離生活,當編劇都不了解觀眾,又如何引起共鳴?黃子華的棟篤笑題材,毋庸置疑是屬於香港人的;黃子華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雖然不多,也是屬於香港人的。

img_106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