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吧!埼玉」—- 從幼稚和幻想之中起義

2019.12.20

很難得在香港的戲院聽到哄堂大笑,更笑到片尾曲完的一刻。散場時觀眾笑說:「已被洗腦!」歌是好聽的,也很有意思,建議留步欣賞。改編自漫畫的《飛翔吧!埼玉》,是關於二線城市埼玉縣被首都以至全國歧視的故事,在濃厚瘋狂BL(Boy’s Love)元素引領下,故事由二線城市內鬥到團結至大規模首都暴動告終。

片中二線城市,除了埼玉,還有千葉和更多。居民都是要申請通行證才可以進入首都。要擺脫埼玉下等人的身份,唯有靠去首都打工,讓孩子留在首都的高校讀書,畢業後就可以得到首都的居留權。首都的高校當然也處處權力不公:首都權貴子弟都在A班,來自埼玉的學生,當然是在Z班,就算生病都不能去學校的醫療室找醫生,只能吃草,埼玉學生笨得連掉進屎坑也是日常。

埼玉和千葉的革命領袖採用不同方法起義,更因此對壘。在河畔兩城全民皆兵,埼玉九萬人,千葉七萬人。被比下去的千葉打仗前振軍心的方法,竟然是拉出令居民引以為傲的演藝名人同鄉大畫報,雖然未必全部都認得,但那個過程就如在看《蠟筆小新》裡的幼稚園學生,在比較誰家更大更漂亮。

令人感動的是主角們在逃離時,談到為何拼死都要令埼玉革命成功,以星空比喻:「漆黑的夜空中只有一顆光亮的星一點也不美,要有很多發光發亮的星星才是美。」就是抱著這個要把城市都變成各有光采如夜空繁星的幻想,讓主角堅持不慳地反抗。歧視的出現,往往就是因為得勢的自覺比較優越; 霸權的憂慮,往往就是其他勢力的爬升會奪去其因權力而來的利益。社會鮮有考慮或是相信,受壓的人發聲或反抗,只是在追尋最基本的公平機會;作為一顆星,也盼望著自己的光能點綴夜空。

影片到了最後,經歷過受歧視的痛,就要避免歧視帶來的傷害,不願施加予別人。就算埼玉崛起,也只是把埼玉的好推廣到全日本以至全地球。這叫我記起香港的少數族裔朋友,他們很愛自己的國家和文化,也致力推廣自己文化裡好的地方,做好本份,讓更多人明白他們。從來,人類難免因著各種原因而遷徒,離鄉別井亦不代表要完全背棄原屬的文化和社會。若以別人的歧視而恥,摒棄自己的根,那就如同無根的樹,終究會倒下。

能拍出這樣瘋狂又令人有共鳴的電影,似乎只有日本人才能做到。有的人會對幼稚和幻想嗤之以鼻,有一類日本電影人就是可以把他們引以為傲的荒謬感發揚光大。

fly-me-to-the-saitam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