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敘事實踐(敘事治療)的視角看《Joker小丑》

2019.10.17

(少量劇透)

在筆者眼中,Joker是英雄片中最具魅力的反派,每次出現都令蝙蝠俠相當頭痛。他也如現實中的虛偽笑面虎,每當蝙蝠俠儆惡懲奸,格外痛快。筆者對Joker的印像,仍停留在1989年Jack Nicholson扮演,臉上掛著僵硬笑臉如江湖老大哥的版本。

在英雄片中,英雄和反派故事線唇齒相依,幪面超人也要嘰嘰兵烘托才可以伸張正義。當時間線推到英雄未出現時,故事線集中在Arthur Fleck(後來的Joker)與人和制度的關係,2019年的《Joker小丑》交代Joker是如何煉成的。在葛咸城,Arthur集所有問題於一生:破碎家庭、精神病、貧窮、失業、飽受欺凌,Arthur是社會權力不均和主流論述下的弱者。

電影揭示制度和主流如何把Arthur推向成魔之路,但若細心看,帶著好奇心,也許可以發掘Arthur曾經擁有的信念與價值,其中三幕讓筆者深刻:

開場不久,Arthur問輔導員/社工:「Is it just me, or is it getting crazier out there?」Arthur對社會有很多觀察和提問,也在審視自己和社會之間的關係。可惜,輔導員/社工回個字眼重複總結後又回歸實務:「It is certainly tense. People are upset, they’re struggling, looking for work.  These are tough times. How about you? Have you been keeping up with your journal?」白白把了解Arthur如何看待自己身份與社會關係的機會放走。當我們了解更多,與Arthur一同看到制度與他的關係,把問題外化(Externalisation),不等同於Arthur本人,不知道事情又會否不一樣。

另一幕,失意的Arthur在地鐵車廂中目睹三個西裝友騷擾女乘客,眼神流露出關心,可惜身體令他失控地笑,終以一幕悲劇作結,也掀起連串悲劇的序幕。是甚麼令本來已為自己的潦倒而自顧不暇的Arthur,會抬頭望向車廂的另一端?

第三幕,其實是多於一幕,就是Arthur與同事Gary的關係。Gary只是出現過三次,從第一次開始,已經看出他與Arthur的關係跟其他同事不一樣。Arthur也心神領會,才有Gary最後一幕的結果。從Arthur的視角,這段關係裡有甚麼特質,令到Arthur和Gary的關係跟其他的同事不同?Arthur有看到自己有怎樣的特質,讓Gary和他有這樣的關係?留意這一幕,Arthur有方法不受「暴力」和「精神病」影響,按個人意願(Personal Agency)作出選擇。

雖然入場前做足心理準備,明知《Joker小丑》是對社會階級和權力不均的控訴,看到片未一眾小丑在暗黑中燒車起哄,還是深感不安。這一幕提醒我,社會裡被壓迫的,不只是Arthur一人。在美國,部份人認為影片鼓吹暴力,也有認為把精神病污名化成為暴力的源頭。當我在場內聽到鄰座觀眾隨著大銀幕上輔導員/社工無奈向Arthur表達因為資源緊絀未能繼續提供服務,低呼一句:「哎呀!佢無藥食嘞!」,也確實顧慮影片把服藥、暴力、精神病、幻覺等等「問題」簡單地綑綁在一起。若然我們能用不同的提問和態度去看,而不是針對問題,也許,事情就會不一樣。而Arthur在影片起首,已經向社工/輔導員表達出他抗拒探討生活中面對的問題:

「You don’t listen do you? You just ask the same questions every week.」
「How is your job? Are you having any negative thoughts?」
「All I have are negative thoughts.」

「精神病最痛苦的,就是別人總希望他們假裝自己正常」(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Arthur這一句,正點出主流對有精神病的人的期望。從敘事的角度,絕不認同病理化一個人。如同海外一些輔導員和心理學家提出的「否定診斷聲明」(Diagnosis disclaimer):「診斷並不定義一個人是誰。它只是對一系列的行為和症狀的描述,但沒有解釋其成因。診斷只是臨床醫護人員之間簡便溝通的方法,而絕不能用作反映一個人的價值。」(A diagnosis does not define who a person is. It is simply a description of a cluster of behaviours and symptoms, but does not explain how they came to be.  It is a shorthand method of communication among clinicians and should never be used as an indication of an individual’s worth.)

img_963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