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實踐(敘事治療)工作坊 – 與家人成為隊友

2019.09.22

八月底,在動盪不安的日子出席Jill Freedman的工作坊「Helping Family Members Team Up to Respond to Problems」。慣常在兩岸講課的Jill,一貫的把焦點放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示範如何暫緩各執一詞,僵持的對罵,把問題抖出來,讓家人一同以多角度審視。

對上一次見Jill,就是去年十月底在Adelaide上課的時候,兩星期的課,大家暢所欲言,也想不到今天會面對如此境況,席捲全港乃至全球的颱風,直入每個香港人的家。而家,總離不開階級、權力、規條,僵持的關係,矛盾往往因此而起。

世代之間的不理解和衝突,多年不變,更何況我們的文化有海量關於上一對下一代的形容:「食鹽多過你食米」、「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一蟹不如一蟹」就算是出於善意,也可能比粗口更難聽:「我唔想你行我條路」。很多時後,年長就等同於人生經驗豐富,然後年輕就是缺乏經驗,一切以量出發,鮮有就質素和理念而論。在這種鴻溝下,懷抱對未來憧憬的年輕人只能順從、以沉默回應、用行動去實踐或是放棄堅持。

也許是年紀不輕卻天生童顏,雖沒有子女,不論公私,總是夾在兩代人中間,被期許為溝通橋樑。從來對「找個有子女的醫生/社工/心理學家/輔導員幫忙」的信念不以為然。也不一定先吸毒再戒毒,方能體會戒毒然後更有效地助人。反正每個人也曾為人子女,何況我只是充當促進對話的角色,當事人們才是問題的專家。既然雙方都願意溝通,我也樂意做好我的角色。所謂「清官難審家庭事」,既然難得大家願意花時間,何不創造空間讓大家「忘掉錯對」,同時用另一個角度去「懷念過去」?何不先各自表述再聆聽對方? 早在未學習敘事實踐的那些年,就以棒球防守的比喻看家庭關係。可惜沒有多少香港人明白,隊員之間不指責、互相合作、各司其職,對守護棒球的本壘「Home」有多重要。

家,於我而言,不單是有血緣關係,還有共同理念和興趣的社群,當然也得有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其實,我一直都當敘事實踐的伙伴們是家人。在這個圈子裡,大家都是隊友,就算各有專長,也可以不分地域,互相支持; 就算有任何問題出現,也有能力把問題與人分開; 就算實踐經驗各有長短,也不影響事情和理念本質。

山谷村的意思,從來都不是山頭主義。也許只是我小小的無何有鄉,但那怕在實踐經驗或是應用上盡是不同,只要理念一致,就歡迎相聚,樂意奉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