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怪人-美劇 “The Big Bang Theory" & “Young Sheldon"

2019.05.19

當全球討論"Game of Thrones"《權力遊戲》穿崩的咖啡,長達十二季的美劇"The Big Bang Theory" (TBBT) 《囧男大爆炸/生活大爆炸/宅男行不行》終於在星期四落幕。因其主要角色Sheldon Lee Cooper而洐生的"Young Sheldon" 《少年謝爾頓》第二季亦同步告終。

[內含劇透]

處境喜劇與現實世界關係微妙,既反映現實,又改變人心。雖然TBBT受到批評,把女性科學家定型為不修邊幅又不美麗,或是沒有學歷的女性角色就美麗性感,但在這十二年之間,劇組以流行文化的平台,以日常生活的一面打破「怪人」、「學霸」、「自閉」的既定形象,已是功不可沒。

TBBT是繼九十年代長達十季的"Friends"《六人行》後,最長壽的美國處境喜劇。最初的主角是四名在加州的學霸宅男,當中以科學天才Sheldon的角色最為突出。雖然劇中從沒說明關於他的診斷,連角色本身也在同儕調侃他的行為表現時,說過不下一次:「我不是瘋子,我的媽媽有帶我做測試」 (I’m not crazy, my mother had me tested)。雖然在2013年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版 (DSM-V)以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urm Disorder) 統稱自閉症,亞氏保加症、待分類的廣泛性發展障礙,網民以至學術界,都憑Sheldon的行為表現,推斷他有著強迫症和亞斯保加症(Asperger’s Disorder)的特質。

編劇不欲病態化Sheldon,卻又用上不少他的社交困難成為劇中的笑點。他表現出來的自私、偏執、吐糟、直白、難以與人有身體接觸、社交恐懼,令同伴厭惡難受,哭笑不得。甚至討論到Sheldon有沒有可能發生性行為時,同伴認為Sheldon會以細胞分裂的方式進行繁殖。經歷十二季的發展,編劇為Sheldon安排女伴,更結婚渡蜜月; 他倆也在同伴的支持下,一起得到夢寐以求的諾貝爾物理奬。

美國處境喜劇中難得一見科學題材,又如此平易近人,影響著一代學生,選擇踏上科學之路。UCLA更與劇組人員,包括演員成立Big Bang Theory Scholarship,鼓勵選讀STEM範疇的本科生。每個人身邊總有一、兩個「怪人」如Sheldon,偏執、行為怪異、又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劇中的伙伴們用著各自的方法包容他、提醒他、甚至直斥他的種種。雖然略為誇張或美化,又過份簡單,但編劇們用著各種衝突以外的場景,提醒著我們,「怪人」也是人,也有其可愛一面。

因而衍生的"Young Sheldon"以九歲的Sheldon做主角,故事圍繞他的家人如何教養天才Sheldon,又如何適應著以上提到的種種行為特徵。童年Sheldon來自普通德州家庭,爸爸是中學欖球隊教練,媽媽是虔誠基督徒,哥哥是資質平庸的高中生,孖生姐姐亦然。Sheldon得到媽媽以最大的母愛包容照顧,令到其他家庭成員感到不是味兒,常常引來投訴。Sheldon的外婆也不諱言女兒太緊張Sheldon,一直用著她的方式與Sheldon相處,又令Sheldon與外婆的關係異常密切。這個三代人的配搭,無論Sheldon的行為特徵有多特別,也值得今日家長和四大長老們思考,教養孩子時抱著怎樣鬆弛有度的心。特別一提,Sheldon的外婆(Sheldon稱她Meemow)在劇中與本來是Sheldon筆友的Dr. Sturgis拍拖。他年長,在大學教物理,社交方面如孩童,也一直鼓勵支持Sheldon對科學的熱忱。

第二季最終回,九歲的Sheldon滿心歡喜,邀請同學,以至街坊一起聽諾貝爾物理學奬揭曉。當他發現除了母親在清晨五點起床看他,卻沒有一個人前來,很少有情感表達的他淚流滿面,似乎是他人生第一次發現自己沒有朋友。在此不早前,他的朋友,Dr. Sturgis在大學中發生連續兩次「怪事」,大學方面似乎見怪不怪,通知Dr. Sturgis留給校方的緊急聯絡人Meemow。原來Dr. Sturgis曾經有幻聽幻覺,一心以為自己會有機會得到諾貝爾物理學奬。結果Meemow在Dr. Sturgis家的天台發現他,Meemow一如對待Sheldon的冷靜,平常與Dr. Sturgis聊天,然後伸手拖站在天台高台上的Dr. Sturgis下來。

片尾,在TBBT中飾演 Sheldon的演員 Jim Persons讀出Sheldon回憶自己九歲時的獨白:「那刻我感到自己這生註定永遠孤單」,鏡頭出現了後來TBBT裡Sheldon伙伴們的童年,在那一個等待諾貝爾物理學奬的清晨,有的也在等結果、有的在溫習、睡覺、玩電子遊戲;伴隨著"Some day, we’ll be together"的歌聲,鏡頭回轉到九歲的Sheldon哭過後緩緩呼出一口氣,Jim Persons讀出:"Thankfully, I was wrong."

兩片遙相呼應,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為中心,化解令人聞之色變的病理診斷,帶觀眾看到問題行為以外,一個人的更多不可能和特質。特別是Meemow和Dr. Sturgis的一幕,提醒我最近又一次出席敘事治療的基礎課程,導師秦安琪說到:「人離不開關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與社會的關係。」敘事,就是由關係的角度去理解一個人,而不是以病和診斷出來的特徵去看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