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惡毒女皇的《胎Story2.0 Bad Time Story》

2019.05.10

2008年,在中環藝穗會小劇場,墻外繁忙馬路上的車聲,無阻黃詠詩單人匹馬上演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破地獄儀式。當日以出身自打齋家族,見證外婆喪禮大型farewell為題材,令我哭笑不得。她的刻薄毒舌,早而被我暗封為「劇場惡毒女皇」。記得當日有姚潤敏,但忘了是第幾輪演出。看過後不停向人推介,不論是固定劇場觀眾否。後來重演到「九重地獄版」(第九次),我真心想她進入十八層地獄!來轟轟烈烈地重演十八次吧!這些年就算少買飛捧場,還是欣賞黃詠詩對劇場的忠貞。獨腳戲本屬小劇場,以這個重演次數和名氣,她仍然堅守藝術中心壽臣劇院,不賣票房的帳,搬到歌劇院大搞一場。

偶爾在Facebook看到今次演出的post,很快就抛諸腦後。有位新手媽媽,老是跟我訴說湊女之苦。雖不是劇場常客,一日突然Whatsapp我,說看到《胎Story》很好笑,當時我還未記起曾見過的post。事隔幾天,又記起這段對話,就搜尋「胎Story」,方知道是惡毒女皇的獨腳戲,立刻落力慫恿當日提起的新手媽媽買飛入場,排去湊B惡夢的毒,我也當然身先士卒。

曾經熱情投入追看部份劇場工作者的Blog,大概知道哪幾個經常玩在一起,然後又從中知道個別的性格和生活狀態。今次《胎Story2.0 Bad Time Story》導演梁祖堯就是其中之一。透過黃詠詩的劇本、訪問,加上這些資訊,也大概知道她是如何不羇。最近幾年少了進劇場,也少了留意劇場工作者動向,忘了何時,看到不知哪來的資訊:「黃詠詩生B!」第一反應:「唔係呀吓?」,然後下一個反應:「玩到咁大?!」正如劇中所言:「好玩唔玩,玩繁殖?!」果然,如劇中透露,是意外。

這場意外,不是搞出人命,而是一條命如何影響著另一條命。雖然 「阿女姐爸」*角色未盡討好,劇中一段關於「人母餵餔男兒」更令我笑後傷感流淚,相信現實「阿女姐爸」條命亦因「阿女姐」出現因而被搞著。我不是人母,近年無論身邊朋友,還是在輔導室,都聽到不少懷孕湊B之苦。人夫的表現則因人而異,為我朋友感恩,我耳聞目睹的新手人父都未如「阿女姐爸」的狀態。但散場見步出劇場的觀眾迴響不斷,相信不少新手人母仍深受其苦。觀乎反應,此劇能收排毒訴苦之效。

雖然不是人母,但於我而言,《Story2.0 Bad Time Story是關於重生。最後一段,不單是一個女人,更是一個人如何經歷焦頭爛額的生命、拖住一地血,仍然鼓起勇氣,踏出改變的一步。誠如黃詠詩謝幕時所說,(大意)孩子的生命會令一個人有改變,但不一定要生育才有改變,為著自己的生命,也可以。雖然我不盡認同要與過去的自己一刀兩斷,我相信憑藉那一地血的經歷,至少能如Edward Scissorhands (幻海奇緣)中的Edward有一雙巧手,修剪出更優雅、美麗、有型有格的自己。估計我們是都是同一代人,感恩,原來一日未死,可以通過劇場與黃詠詩共同經歷死與生。出年是《破地獄與白菊花》十二年,希望到時會大搞一場,見證各自成長。

香港地,無資助的劇團需要口耳相傳,需要人氣,見到有不少商品贊助支持,明知觀眾不會因此而入場,但也實在替劇團高興。實實在在是 「人在做,人在看」。

*黃詠詩叫阿女做「阿女姐」

【立即訂購:5月2-5日,8-11日(8pm) 及5月4-5日(3pm)】:http://www.urbtix.hk/internet/eventDetail/37833

【最後加開:5月11-12日(3pm) 及5月12日(8pm)】:http://www.urbtix.hk/internet/eventDetail/3805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