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我去睇「嗰啲嘢」

2019.04.06

「嗰啲嘢」、「親戚」、「姨媽」、「M come」,講到明就係「月經」。

十年前,又係十年前。會同同事分享我的「經痛三寶」:運動飲品、朱古力條、熱朱古力。當時幾位同事輪更,各自每星期要有一晚返通宵。一星期工作時數長,致使剩餘唯一休息日就一定是通宵後的一天。明明可以同同事見面的時間不多,但就無所不談到連月經三寶都分享。也許在如此工作時間下,同是女性,我們最關心的是荷爾蒙有沒有受影響,其中一個指標就是經期,猶幸永遠都是以「準過出糧」作結。當年就算與同事未能同場,也會收到留在我枱面的朱古力條,愛護同事協會早已成立。發展到今日,有種閨蜜,就是連你幾時經期都記得。 無他,溝通交流比較多,心情、身體健康,無所不談。但回想童年,月事在家庭中亦是禁忌,無論是衛生還是文化層面,月經代表著污穢,或次等。

早已知道公映,又未有動力看。真人真事改編劇情片,有機會我會想先看紀錄片。星期六下午去放映會,很有趣的安排,兩套紀錄片拍同一件事:一個印度男人研發在地生產衛生巾如何打破月事禁忌。

Menstrual Man 片長一點,差不多一小時。從童年輟學的當事人訪問出發,由小時候如何失學,到婚後發現太太和母親經期只能用不衛生的月經布開始。講到研究經年,終於創立社企,逐步為農村婦女提供工作機會,推高衛生巾使用率,從而改善衛生健康,更吸引其他國家草根組織婦女組團學習。

Period. End of Sentence是Netflix出品,片短,聚焦父權社會下的月事禁忌,跟蹤女性如何通過在地生產的衛生巾改善生活和社會地位。

製作團隊成員的組成影響了兩片的電影製作和視點:

1)配樂方面:Menstrual Man比Period. End of Sentence 更有印度風格,可以感受到後者試圖營造但甩不了美式氣勢

2)故事結構:Menstrual Man比Period. End of Sentence更有Bollywood格局,就算片長不過一小時,中間會有印度歌,情況如八十年代初港產片,去到中段會出主題曲

3)主題:Menstrual Man通過訪問和生活片段,反映主人翁「教育程度不高」、「不是有錢賺盡的心態」、在研究未成功前如何「橫眉冷對千夫指」,戊功以後如何以平常心看待變臉奉承的人;後者由女性渴望充權角度出發,更有不少男人接受訪問的鏡頭,盡顯男性無知

讀碩士與研究的相關學科,一定教讀學術文章時,先看作者背景和資金來源(如有列明)。從來讀新聞,接收資訊時亦本該如此。可惜不是教育程度高就會做,反之未必一定讀過碩士才會明辨。看電影亦然,電影片尾字幕未播完,電影都未正式完,特別是紀錄片。

映後討論,其實討論空間不多,嘉賓各自表述都佔去大部分時間,四、五位觀眾再分享表述都已超時十分鐘。目測會場九成九生理上是女性。討論滿是女性主義,都是知識和經濟收入可以提升女性力量的論調。偶爾有聲音提出要包括男人,女性也要有自身反省如何直視月經,走不出二元對立或合作的討論。

我只想弱弱的說聲,我看到Menstural Man帶出更超脫的精神,整件事由一個未經歷過經期的男人,為著妻母和更多婦女堅持前行。他正正是有權不用盡,願意關懷無權無勢的人。事關看到Period. End of Sentence,女性夢想地位提升後如何對付曾經傷她的男人,男女兩性博弈鬥爭只會落得無日無之。

主人翁在Menstrual Man受訪,提到他給大學生演講的一句話,大意是:「要做一個未受教育的人,因為這樣你才會不停學習」看不到暴發,聞不到銅臭,也許仍是跌入「高等教育」和「敎育程度低」的對立,但他做的已是超越社會結構,大眾共同認知的框架。

感謝主辦單位,今年無買飛睇香港國際電影節,四月竟然亦可免費睇到好片,又激發思考,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