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讀寫障礙相認十週年

2019.04.05

最近又有人問我:「其實讀寫障礙係點?」今次問多句:「會唔會話分等級?」我只可以講:「好似X-men咁,個個都唔同。」

今年係我同讀寫障礙相認十週年。話說喺十年前,同班巴基斯坦、尼泊爾、印度、泰國、印尼同埋菲律賓藉嘅同事一齊返工。嗰時我嘅工作之一就係設計啲課程俾少數族裔學中文同英文。工作嘅時候成日同同事傾偈,當然唔會只係傾工作。有個尼泊爾女同事介紹我睇Aamir Khan,就係拍嗰位。我都唔記得係睇邊套先,因為好肯定我係喺香港國際電影節文化中心大劇院睇。而呢一套Taare Zameen Par (2007),就係喺重慶大廈買翻版碟睇。

後來Aamir Khan喺香港多咗人識,就會有人提返呢套從來無喺香港上映過正場嘅Taare Zameen Par (2007)(大陸/台灣譯《心中的小星星/地球上的星星》)。故事係講一個喺屋企排第二嘅小朋友,佢哥哥讀書好叻,但係佢就俾老師、家人話佢蠢、無心機讀、懶、心散; 爸爸硬下心腸送佢去寄宿學校。喺學校好唔開心,遇上咗美術老師。老師見到佢畫嘅畫,就去咗家訪,問小朋友嘅家長攞返佢喺主流學校做嘅功課出嚟睇,然後解釋俾佢家長知,呢啲叫做讀寫障礙(下刪個半鐘Bollywood式男老師、女老師互相欣賞浪漫跳舞唱歌畫面)

套戲開始無耐,就係描述呢個小朋友喺主流學校嘅日常,同埋佢嘅視覺,見到啲字係點樣:

我就係睇到呢一場戲,同我當年學英文咁,啲字調轉、反轉、啲位亂晒一樣。而我嗰種就唔係望落去啲字會郁嘅,反而我係要想像啲字母會郁,我先至記到啲生字點串,換句話講,文字喺我個腦裡面係動畫嚟嘅。

喺香港,八十年代讀小學,九十年代讀中學,根本無讀寫障礙呢樣嘢。而吊詭之處係,我係喺香港百年老店大學文學院畢業,當時仲已經讀咗一個碩士。家陣識嘅人,聽到我話我有讀寫障礙,基本上都無乜人信,事關今時今日香港地對讀寫障礙嘅論述就係:成績唔好,讀書唔成。又或者: 黃之鋒。

當日我無呢段片中嘅憤怒,或者咁唔愉快嘅經歷。當然成長同埋學習嘅過程係有好多唔愉快。 睇完呢套戲,我個感覺:「原來我係幪面超人,(我個年代係睇Black RX,亞視1992年播映),又或者係神奇小子(藤子.F.不二雄漫畫,1984年喺亞視播映)。」好唔真實,又解通咗好多我由細到大對自己能力嘅不理解,同埋我嘅回應方法。好記得有一幕,南光太郎(幪面超人Black RX) 俾外星人捉咗去做完手術,變得力大無窮,可以一手握爆一支玻璃樽裝飲品。又好記得,德仔變身做神奇小子變身之前,會喺個櫃到攞個紅色鼻嘅公仔出嚟,掂一掂,個公仔就會變成佢嘅替身繼續做個平凡小學生,好讓佢做神奇小子去打壞人。由細到大睇呢啲咁唔等洗嘅電視同埋卡通,我學識嘅就係,當你與不別同,就要搵方法去學習點樣用嗰個唔同,讓自己操控自如;同時,亦都未必人人一眼就望得出你有與別不同嘅能力。

十年前,我真係同「讀寫障礙」相認咁。事關佢對我嚟講一直都好陌生,但係一見到佢又好似一見如故咁。直情有陳奕迅、容祖兒嗰套《魂魄唔齊》(2002) 同前世相認嘅感覺。喺過去十年,學埋敘事治療/實踐,我先至明白,讀寫障礙令我好驚。係啊,由始至終得我自己一個驚。由幼稚園得得意意、精精靈靈, 三年都係全班頭三名,去到小一全班頭十名,一直跌到小六去到全級中游,真係驚到一個點。

讀寫障礙同我嘅關係真係千絲萬縷,有排都講唔完,我直情想拍片去講。呢篇開放comments,如果有好奇、交流請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