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我打字快之謎 – 當讀寫障礙遇上倉頡

2019.04.05

由2014年12月開始,差不多每逢有外海導師來港教敘事治療兩天工作坊,總會出席。最初幾次,總會有人抱怨:又是用第一天的上午講一次何謂敘事治療!有時也會聽到一些同業說,出席過類似的,情願聽一些未聽過的題目。站在主辦單位和講者的角度,每次總有對敘事認識程度不同的參加者,花些時間來介紹也是應該的。而我,很認同一位前輩所言:就當學習不同的人如何用不同的方法去講解,對自己也有幫助。

最近有機會出席敘事治療基礎課程,我決定盡力每堂都參與。比上述的情況,可以說我是走火入魔,因為算算手指,我是第三次聽同一位導師講同一課。感激中學七年生涯有六年都是同一位中文老師教中史、中文、中國文學、中國語言及文化這幾科,我早已練成不怕重覆的耐力,甚至是發展出一套觀察、分析講課技巧的能力。好奇自己由五年前第一次聽,到今天再聽相同的課題,會有甚麼得著。

剛過去的星期三晚第一堂。當日中午相當神心,特意買本記事簿做筆記。由左至右:港幣13.5、港幣11.5、港幣16。左邊和中間的都是單行薄簿,我竟然買了右邊最厚,印滿小格子那本。對於寫字從不安份守己,永遠破格的我,實在是一個深不可測的舉動:「也許太悶時我會填滿格子消遣⋯⋯」實在是對自己相當沒有信心的心態,也是給自己一條後路。

img_5731

其實我從來沒有手寫筆記的習慣,由中學開始也沒有。雖然不至於到達厭惡寫字,但我寫字實在太慢太醜,總會執筆忘字,自己寫完也不會重頭細讀,慢慢就不想寫。幾年前執屋,找到中學的溫習筆記,根本沒有重點可言,只是重覆抄寫而已。近年都是在課堂上用手提電腦即時打字做筆記,但也不過是把聽到的打出來,是逐字紀錄。高中時學曉打字真的是幫我表達自己的一大方法,也挽救了我的學習生涯。不少人都驚訝我打字的速度,試試解釋我的腦、手、和文字是怎樣運作,我是用中文倉頡的:

中六學打倉頡碼,是圖書館主任教每一個碼和鍵盤上的英文字如何相像和有甚麼意義關聯,也很細心的教拆碼步驟。對我來說,從小學習中文也是以象形、音義和拆字為主,所以我跟倉頡是一拍即合。鍵盤上各鍵的位置在我當年一夜之間打完近千字的中國文學功課後就熟習了,從此也不用刻意去記。就是說只要我的雙手在鍵盤上,我腦裡有一句句子,我不用思考鍵盤上的位置,也不用去想那個字怎樣寫,手指就自動在鍵盤上飛舞,把字打出來。當打字可以把我腦海中的念頭直接顯示在鍵盤,我很快就看到了自己想說甚麼,也可以繼續邊思考邊寫。Copy & Paste的功能也可以把我的片言斷語重新整理做完整句子,雖然我很少用到句子結構上,多用於段落之間的組織。這個過程,我的腦海是有聲的,就是我的腦在說話,字就會出現了。

但是手寫,我要花多一重功夫,把句子,甚至段落組織好,再想如何寫那些字,然後寫下來。有時會寫得比腦中所想的快,有時會慢,手和腦總不能同步,要花更多時間去重組句子。很多時候也記不清筆劃,只是描繪字型蒙混過關。其實不關我寫得快和慢的事,我的潦草只是一種掩飾,反正我也不想多花時間去思考一個我總記不起如何寫的字。這個過程,腦海基本上是寂靜,如果有聲,大部份時間像在看兒童節目遊戲,要在波波池中找拼圖一樣。腦裡就是在重覆詞語,在想哪個詞語就有哪個字,然後那個字怎樣寫。在忙亂之間,我就把原本想表達的意思放下再拿起,這個過程是很漫長的。

早幾星期,腦海轉動得太快,想要慢下來,就改用寫的。或是根本有些事用寫的方法要用上千言萬語,那就不如用畫的。無意間發現自己想跟紙筆重新建立關係。其實也怕自己只是把課堂上的一字一講抄寫下來,但比起用電腦打,用手寫,只要想像我是一個醫生,放任地畫不同的符號讓自己明白當時的所思所想,結果,我滿滿寫寫畫畫了七頁紙。也不枉我買了最貴最厚的一本筆記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