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保護行業

2019.04.02

家中長者開始退休生活,沒有羅致光局長的學歷和工作經驗,也沒有公司願意聘用年過六十五的退休人士。不得終日百無聊賴在家看無線電視,唯有鼓勵去參加社區中心與大學協作的長者健康活動。

幾個星期前,長者說參加了社區中心的小組活動,是「表達藝術治療」,說是某某大學碩士生來主持小組,費用全免。弱弱的想問聲:「你終於發現自己有需要治療?」為免打消其念頭,生吞問題落肚,輕輕回應:「哦,咁係表達咩呢?」「就係唔知,所以去參加吓囉!」「哦,咁你去完話我知啦!」

上星期,長者食飯時提起:「有個小組嘅同學問:『我覺得你好好啊!完咗呢個小組,可唔可以再搵你?』主持小組的某某大學碩士生回應:『到時我嘅身份就唔同架嘞!我係註冊治療師,為咗保護行業,我要收費架!』」正在吞下肚的白飯差點沒因爆笑而噴射出來。

忍不住問:「哦,原來係治療呀!咁你哋個小組過程,佢治療咗你啲乜呢?」

長者:「唔知啊!」

我:「咁你唔問吓佢,你有咩病或者問題,佢嚟治療你?咁佢讀緊嗰科是治療,佢搵你哋係免費俾你,係咪為咗佢要滿足佢個課程一啲嘢,佢先可以畢業?唔係關事架咩⋯⋯」

長者:「佢無講啊!」

我:「保護行業就要收費,咁又有中醫義診嘅?中醫行業唔駛保護?你唔問吓佢會唔會義診? 」

長者:「係喎,等我問吓佢先!」

愚見認為,要保護一個行業,應由保持質素開始。收費等同保護行業之說出現在其他行業,也早有聽聞。如果因為要完成一個課程或達致某一專業註冊水平,而向一個群體提供免費服務,一旦達到專業註冊要求或可以滿足課程就轉而收費,恕我未能認同。

當然,家中長者向我透露多少我也不得而知,過程中有沒有清楚的讓參加者知道小組目的,或是長者的得著,未必會跟我說。但這段對話千真萬確,內容又似曾相識。早在我未讀輔導亦有領教過不下一次,部份心理輔導或心理學家等專業人士對行業和收費關係的演繹確是如此。這種因果關係從來未能說服我。當然我也不能擔保,將來可以全不收費,在資本主義社會和物價指數高的城市,在工作與維持生活水平下,要取得平衡。

我只可以說,我保護行業的方法反映在我的質素,包括我作為輔導員的知識和技巧、道德、專業操守、持續進修,而不是價錢。

至於道德和專業操守又是另一個議題,值得再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