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西蘭基督城事件反思 – 團結,Solidarity or Unity

2019.03.27

兩星期前的週五(2019年3月15日),傳來基督城槍擊案,心中一沉。記起香港的巴基斯坦朋友說過:「香港比起其他地方是很安全。」他們有親友在新西蘭嗎?想要給他們發個短訊慰問,想來想去,我也不知怎樣表達才好,就沒有打擾。在二零零九年我們一起工作時,我就不下一次跟他們說:「看到你們虔誠祈禱齋戒,作為天主教徒,我真的自愧不如。」哎,事件發生在星期五,是伊斯蘭教很重要的祈禱日。

隨後幾天,事件細節逐一傳出,原來盂加拉板球隊就在前往清真寺外的旅遊巴士,幸好職球員安全。記起2012年參與板球運動的日子,作為隊經理和助教的我,隨隊訓練出外比賽,見到伊斯蘭教球員教練在守齋的日子仍然全力以付。盂加拉板球隊在國際板球舞台是很重要一員啊!事情要發生到怎樣的地埗,香港人才會關注呢?腦海中浮現曾經讀過關於整隊足球隊遇上空難的新聞,當時的香港媒體好像還蠻關注的。香港人知道香港也有板球隊嗎?

回看那幾天我城關注的事,槍擊案發生前幾天,Google、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服務相繼故障。如果社交網絡在槍手準備犯案的星期五故障,事情會發生嗎?這世上沒有如果。隨後的星期一就是港鐵撞車事件(2019年3月18)。本來全城關注東華三院小學林老師墮樓事件的熱度,不知是隨著網絡社交平台中斷,還是辦學團體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而冷卻。基督城事件,與香港人的關係,就是香港的電視新聞,記者跑去機場採訪正要出發前往當地的旅客而已。至此,我還是以為,我的關心和在意,只是因為我近十年都有做少數族裔的服務,也有居港的巴斯斯坦朋友。

然後是關於槍手的聲明,當中比較搶眼球的是「和我理想的政治和社會價值最接近的國家,應該是中國(The nation with the closest political and social values to my own i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他說的是在新疆的「再教育營」,還是每天由中國來港,而手持香港無權審批的的150單程證的新移民呀?網民都拿這句來大造民章、開玩笑,或是訴說著槍手的坦白。我的思緒也忍不住審視了自己對新移民的態度。

有人會說,槍手有精神病、痴線,不用太認真。如果輕輕一推,以精神問題為解說,對受精神或情緒困擾的人來說是傷害、污名。何況,當細讀槍手聲明,在某程度上,言論跟我城的部份聲音是有共通點的:「入侵者(伊斯蘭教徒)生育率高」、「保護自己的土地」、「保衛家園」、「還擊試圖取代自己國家民眾的入侵者」。那麼,我們都有精神問題嗎?他在週六法庭上用手做的倒OK,是白人至上主義的手勢。細看這種排他的思維,源於「我」的存在:我們的資源被奪去了,我的文化被改變了,我們的家變了。

認識幾位能講流利廣東話的巴基斯坦朋友,甚至堅持跟我說廣東話。聽過其中一位說,不喜歡「包容」這個詞。也是啊,也許我們都一樣,祖輩移居來港,或者是他的父母那一代移居吧!但我們都是土生土長在這片地。憑甚麼是由我來將開雙手,擁抱接納不同的文化?當中已有主次之分。從他們身上,除了看到對宗教的虔誠言行一致、還有對家人的關心、面對生活困境的幽默感,總能找到讓我學習之處,為何不是互相尊重?2014年讀輔導時,閒談其間,有一位同學皺著眉頭問我願意和「嗰啲人」(南亞裔)一起工作嗎?我之前的工作就是服務他們,也認識到很多同事和朋友啊!為甚麼不可以?她淡淡的回應:「你接受到就好了,有些人很介意。」大家都是人,為何要介意呢?在香港紮根幾代的巴基斯坦人、印度人、尼泊爾人,要申請家人來港團聚,還得向入境處申請等待批核。然而,毎日150個單程證,香港沒有審批權。我恨拿單程證來港居住的新移民嗎?我介意與他們共事嗎?介意為他們提供服務嗎?也不是。記得一次在輔導室,我和一位新移民一起掉眼淚。是啊!聽到她訴說著目擊一件轟動全城的傷人事件,當時她看到香港人的冷漠,我也感到悲憤。出問題的是一個城市的人口政策,政府資源的配套規劃。我沒有必要去恨眼前這個人。

說到底,是掌權者對手上權力的意識,要如何用手上的權力。跟一位基督教朋友聊天,她說,這就是基督教的精神,當你有權力,就要去關懷弱小。試問又有多少自稱教徒的人能做到呢?放諸香港,當我們這一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仍是主流,面對人口組成的變動,文化的演變,我們也有相當的權力在其中。歷史告訴我們,以民族、族裔或國家來自我界定族群,可以是很危險的事。我們還得時常自我提醒,在資訊爆炸的今天,要發表言論是很容易 ,受眾也易取片面之詞。當分化越來越大,我們也很容易被誤解為「香港人至上主義」,或是默默走上這條路亦不自知。我們珍而重之的價值觀可能各有不同,但總有共通點。如果要定義「入侵者」,我們的最大共通點,就是大家都是這片鮮有天災人禍福地的入侵者。要決定在一個地方長期定居是不容易的事,大家留下來的原因各有不同,但總得要思考是甚麼讓我們得天獨厚地享受著這些美好,然後要好何保存。若然連溝通對話的空間都放棄,大家只會各走極端。

香港新聞報導,新西蘭總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強調,槍手越是想要人提起,就更堅決不提此人的名字*。但是原文還有請大家,談及這事件時如要提起任何一個名字,也是遇害者的。只取前面的說話報導固之言有力,但鼓勵仇恨嗎?我不敢說。從外媒看到當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問:"What offer of support the United States could provide?" 阿德恩回答:"Sympathy and love for all Muslim communities",為之動容。這簡短對話反映了當權者對自己位置的審視,和如何行使自己的權力。

網上讀到評擊阿德恩戴頭巾,但我不以為然。這只是表現她尊重這個宗教,如同廣東話有句:「入屋叫人,入廟拜神。」去年同修敘事治療與社會工作碩士的外國同學在面書上提起此事,會用到solidarity一詞,我讀書時也常常見到這個字。這不就是中文的團結嘛!但是在香港說起團結,我們很多時用unity。當查閱枱上陳年的英語字典,兩個字是有很大分別的:

Solidarity: If a group of people show solidarity, they show support for each other or for another group, especially in political 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Unity: Unity is the state of different areas or groups being joined together to form a single country or organisation. // When there is unity, people are in agreement and act together for a particular purpose.

Solidarity,是不同群組互相支持的團結,多用於政治或國際事務; Unity,是放下成見為著同一目的而團結,也可能是短暫甚至是特事特辦。團結方可以成就大事,到底我們要哪一種團結?當每個人都離不開政治,每個人都是政治。在更大的權力面前,我們都是弱者,我們都面對住房、維持生計、貧窮、被不公平對待的問題;當權者在更大的權力、制度或者其他東西面前者是弱者。再互相敵視或被分化,我們不過是一盤散沙。要達至solidarity不容易,但第一步是要先理解和尊重對方。記得一位巴基斯坦裔年青人曾說,她接受社會上的同性戀運動,不會予以評擊,因為在香港的少數族裔和他們也是少數,他們受到歧視的情況有時比少數族裔更甚。少眾的社群要互相支持,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新西蘭基督城事件,對身在香港的我而言,既遠且近,亦令我思緒萬千,需要時間沉澱。還來不及思考反應東華三院林老師墮樓事件,就在抱怨港鐵的信號系統測試導致撞車意外,新西蘭基督城事件發生後,語塞近一星期。不知道如何慰問我的巴基斯坦朋友,該從何說起。看到Dulwich Centre設計的圖像,終於找到個方法。雖說如文首,對伊斯蘭教徒而言,香港比起其他地方已更安全,但我由心底的希望表達,As-Salamu Alaykum:

香港生活節奏快,特色就是新聞事件快來快去,大家關心一兩天,全城又會有新的話題出現。要思考,甚或是對話,還得花上時間和精力。希望有更多人,在生活細節上開始抱持solidarity的態度。

*He sought many things from his act of terror, but one was notoriety, and that is why you will never hear me mention his name.  He is a terrorist, he is a criminal, he is an extremist, but he will, when I speak, be nameless.  To others I implore you, speak of the names of those who were lost rather than the name of the man who took them."

感謝支持。按鍵後會彈出對話框,要求你輸入信用卡資料、電郵,以及註冊一個WordPress.com戶口。當你希望停止定期支持時,你可以經由WordPress.com戶口輕鬆操作,詳情請參閱網頁(暫時只有英文版)。歡迎你隨心更改每月支持的金額。請不用擔心你的信用卡交易會牽涉額外的行政費,WordPress.com會由交易金額中抽取行政費,意思是我實際收到的金額會比你支持的少幾個百分比。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By clicking the button, you will be asked to input credit card information, email address and register for a WordPress.com account, because you may want to suspend the recurring payment in the future by an easy click under the WordPress.com account setting.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the website (English only). You are also welcomed to amend the amount. Please do not worry about extra administrative fee, WordPress.com will charge it from the transaction, which means I will receive a few % less than the exact amount you support.

你亦可以用信用卡以美金交易,以一次過的方式經Buy me a coffee支持。經此方法只需輸入電郵及信用卡資料,無需登記成為任何網絡平台的用戶。
You can also support me by buy me a coffee.

Buy Me A Coff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