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和敘事治療

2019.03.26

早前提過,有人問我台灣的敘事治療和澳洲的碩士課程分別,或是比較一下吧!其實不太可能比較,因為我只出席過黃錦敦老師在港的兩天工作坊一次,他的書也未有全部拜讀。只可以說,從黃錦敦老師近年的寫作和我出席過的工作坊感受到,比較多觸及的是個人修為。事實上,人心不定,看不到主流意識形態如何影響著我們,也難以用一個新的視角去看別人的問題。黃錦敦老師就示範了如何由個人生活做到保持心境平和,轉換視角看事情。可惜未能親身跟Michael White(米高懷特)學習敘事治療,但從參與Theme-based Narrative Practice Sharing 敘事專題工作分享會時,聽到各位曾經跟他互動交流的前輩分享,Michael White是一個充滿幽默感、平和、細心、關心別人感受的人。去年十月底在澳洲上課的兩星期,David Denborough也是如此。

對我這個香港人來說,台灣的文化氛圍,早就嚮往。從九十年代的文創廣告,二千年開始題材多樣的獨立紀錄片,到近年對原住民的關注、同志平權。當然,這種自由和人文關懷,少不免源自幾代人的傷痛。實情,台灣也不可能人人大愛,只是我們隔著海岸,未能身同感受當中的細節。台灣也有台灣的難處,這一點我也很明白,不能總是坐這山,望那山。

正因如此,有時我會想,黃錦敦老師致力做的本土化,是在台灣本土敘事治療,不是香港本土的。當然,對中文是母語的我們來說,捧著中文書讀是更易理解。要說黃錦敦老師少分享應用經驗也不太公平。因為我第一本讀的《陪孩子遇見美好的自己》,用小故事或片段,深入淺出地記錄他在工作情景與孩子溝通時應用敘事治療的經驗;也有淺白的語言介紹敘事治療的工具,如外化對話。對初學者,或者想了解敘事治療的朋友來說,實在是很易明白。

如果真的要比較,就是《陪孩子遇見美好的自己》一書所分享,是比較集中在孩子個人的處理經驗。比起我的書架上,另一本Michael White和Alice Morgan合著的 “Narrative Therapy and their families",及另一本,由另一敘事治療始創人:David Epston、Jennifer Freeman和Dean Lobovits合著的《兒童敘事治療 —- 嚴重問題的遊戲取向(Playful Approaches to Serious Problems — Narrative thearpy with childrean and their families)》,後兩本比較多加入家人在對話中間。David Epston更用大量的書信與孩子溝通,跟家長和孩子一起以不同的角度看正在困擾孩子的問題。從David Epston和孩子的書信中,可以看到以簡單又有創意的用詞,去取代令人厭惡的"病"、"不正常"等等,從而拉闊問題與個人之間的距離,騰出空間去看事情和更多的可能性。你問我,黃錦敦老師沒有把孩子的家人邀請進入對話嗎?我猜也不會,否則不可能創作了「親職卡」。

對我來說,台灣是文化較接近,語言易理解、跟黃錦敦老師學習修為。至於從在香港浸會大學青年研究實踐中心修讀一年制敘事治療進深課程,到在墨爾本大學進修Master of Narrative Therapy and Community Work 敘事治療與社區工作碩士課程,除了開闊眼界,跟更多敘事實踐的同行者交流。也學習到如何用社會的角度看個案,個案與社群之間的關係。更重要的是在碩士課程中多番強調的道德,也是我最關注的事。

至於要台灣和澳洲及新西蘭那邊的老師在教學上有甚麼分別嘛,就要看能否報名參加今年六月David Epston來港兩天工作坊了!昨天看到這則宣傳,真的萬分期待!去年錯過了他在新加坡的課堂,今年希望一切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