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展望

2019.01.01

踏入新一年,沒有大志向,只有小心願,一直戲稱是會行會走的有血有肉康文署,展望當然由文娛康體開始:

文娛:連續兩年收入前所未有的正常,重投香港國際藝術節懷抱,今年卻無一令我提得起興趣。由初中開始受惠於香港國際藝術節青年之友,一年有幾次機會入場欣賞綵排場,孕育偽文青幼苗。由舞台到影視等等不同媒介的文化藝術,不同的觀感資訊刺激,都有助我克服讀寫障礙。特別是改篇自文學作品的,更是我讀書時偷偷走捷徑理解文字的方法。今年為未來可預知的不穩定收入準備,能省則省,既然香港國際藝術節沒甚看頭,也就不必勉強,留待欣賞香港國際電影節幾齣不滿座的紀錄片,增廣見聞,心足矣。

今年反而想多閱讀,當咬緊牙關好好醜醜也算是完成了三個碩士,似乎再沒有藉口。就讓一切還原基本步,價錢最相宜的是娛樂是泡圖書館,蘊藏最豐富的文化是書本。過去一年算是克制,沒買多少書,但積下來的還真不少。小時候愛讀人物傳記、歷史、散文、小說、社會學論通俗文化社會現象的,高中後忽然停下來讀甚麼都提不起勁,主攻工具書,知識相關的。今年想要把案頭書架堆積買回來的、借回來的、朋友硬塞的、通俗的、沉重的,全盤消化。

康體:二月十七日初馬在京都。觀乎現在的練習情況和身體的狀況,似乎最初Sub-4的目標是不太可能的事,但求完賽已心滿意足。一直都想知道盡力的我會有怎樣的表現,奈何人性本懶,在這方面太率性而為,但總算比起十多年前練也不練就報名比賽,臨場失蹤的飄忽好。

另一邊廂,去年年底也總算把健身教練牌續了,今年希望慢慢的溫故知新。這門知識和技巧是遠在大學畢業不久就主動去學,雖然一紙證書不算甚麼,實在不想隨便放手。這個興趣不單是出於運動,而是盼望改變,想來和學習輔導如出一轍。運動為身體外觀帶來改變,輔導則是心靈情緒上的改變,而身心態度又有微妙的關係,在慢慢的互動而發生變化。這幾年從社交圈子看到不少朋友慢慢開始跑步,為之恩喜。改變這回事,不分年齡經驗,由身還是心出發,總之開始就好,也順道祝大家身心康泰。

外遊:暫時只有二月的京都遊。還沒有計畫行程,只是訂下住宿,也沒有考慮住處和旅遊勝地的距離。想來一趟隨心寫意悠閒的日本遊,一改去年一直在追趕行程的印象。四月中在墨爾本大學的畢業禮就應該不會出席的了,眼看沒多少年假剩,似乎還是留待前輩們來港講課的日子用上比較好。

輔導:碩士畢業才四年,能在工作上實踐是小確幸,我還是在靜候時機。在此之前或在此之後,還是樂意義務性質的實踐。

不少人問我何不碩士畢業就自立門戶,先不論香港的土地問題和市場需要,其實在全球先進國家,稱得上是認可的註冊輔導員,至少都要有碩士學歷和後續的過百個小時實踐時數,若未有碩士學歷,則相應要有近千的實踐時數。當然,認可機構受誰認可又是另一個可辯之處。但仰望大師,活到一把年紀也自知不足,也在不停學習互相切磋。輔導是一門藝術,實踐的經驗是要累積,讀書成績就是一個分數。這個我從一開始就懂。首先我讀書不是成績卓越,其次我的經驗也就只是剛剛起步。我可以做的,由現在到未來,都是心存謙卑,爭取機會,孜孜不倦學習。

即便如此,還得把學到的用出來,如這個網頁頁首的「診斷否定聲明」就是在澳洲上課,Jill Freedman提到的,是後現代學派的我們如何看待診斷,也是一種宣示。對我而言,是給自己的提醒。

今年還要把去年開始的項目繼續延伸,爭取機會分享經驗。但先要克服演說這一環。二零一八年參與敘事專題工作分享會後就深感需要多加磨練。當然,若你是我中學老師同學,就知道我已經有莫大進歩。我還是與自己過不去,就是不想縮在問題背後苟且過活。

另外,我也希望仿效外國,以Podcast形式創造更多空間平台開拓對話,接觸不同的群體。由網上開始社區工作,談談何謂輔導、何謂敘事實踐、邀請前輩用敘事和不同角度看問題,甚至是不同創作媒介的朋友來說故事。單憑一人之力,要處理的有很多,包括混音、製造音樂、錄音、資料搜集、邀請嘉賓等等。若你有興趣參與或有任何期望,不妨與我分享,我就盡力而為。若你樂意相助,無限感激,銘記於心。

這幾年的實踐,漸漸發展起我的路向,在聆聽工作前途、學業困境、親子兄弟姐妹情侣關係和情緒、精神病之類的問題是比較靈活,擅於索尋被遺忘的細節,再發展另類故事。早兩天讀報,香港成為全球第五大悲觀地區。踏入2019年,估計還有不少希望會再度落空。若然散播希望是罪,我渴望用微小的力量,開拓新的領域,與香港人一起尋找無力感中的盼望,在日漸艱險的環境下,向前行。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